悦读文网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新股 > 正文

军策盛唐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270章 短视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:2019-05-14来源:桂林新闻网

    ·()

    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 ,最快更新大唐风流军师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李世民没有去御书房,而就是在甘露殿里接见的长孙无忌和高士廉。这是因为两个人都不是外人,一个是皇后的哥哥,一个是皇后的舅舅。两个人知道白天发生的事,但不知道什么重要的事,皇上深夜召两个人进宫,接到圣旨吓一跳,哪敢怠慢,立即前来。

    听说在甘露殿,两个人都以为皇后出事了,长孙无垢就在这一段时间临盆,内部人全知道。这时候生孩子,死人太平常了,皇后也不保险。长孙无忌当时就有些哆嗦,相依为命的妹妹可万万不能出事。

    从内心深处,长孙无忌又怎么不想登上相位,掌握大权,何况李世民非常想重用自己。但为了尊重妹妹的决定,他上表固辞,不接受相位,李世民只好让他担任吏部尚书,同平章事,算是参与相职。

    能因为妹妹而放弃官位,可见长孙无忌如何在乎妹妹。如今听说皇上在甘露殿,当时就有些发晕。长孙无忌和长孙无垢是高士廉一手带大的,像是自己的儿女一样,所以也吓得半死。

    当两个人进来,看到长孙无垢半躺在床上,只是脸色难看的时候,才放下心来。长孙无忌顾不上礼仪,赶紧问道:“妹妹,你怎么样?”

    长孙无垢也一下想起来,这是甘露殿,深夜召他们进宫,哥哥一定以为自己有什么事。脸色缓和一些,说道:“我没事,是皇上找你们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和高士廉都松口气。高士廉问道:“皇上,深夜召见臣,不知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李世民还真的很难张开嘴,但是又不能不说,只好说道:“你们还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,是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和高士廉冷静的听完,全部皱起眉头。长孙无忌不好说什么,但高士廉怎么也算是长辈,也就说道:“皇上,这事情确实不好办,你知道平阳在军中的威望,各地的形势你也清楚,同时太子参与。如果李彦离开,必然让很多人寒心,也会让朝廷更加不稳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没有说话,长孙无忌说道:“皇上,其实李彦这么做是有些过火,你想敲打他一下,做给群臣看也不是不行。可应该当时做出处理,李彦也无能力抗命。只要他本人接受,其他人是没什么办法的,但这样一拖,就出变化了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有些生气的说:“朕也是一时没想到,现在说这些没用,朕找你们是想办法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虽然是压着怒气说的,但长孙无忌也能听出来李世民的不满。但他必须说,因为李世民现在还不认为自己有错。听了李世民的话说道:“不好办,皇上圣旨已下,除非收回成命,但那样……”

 &顶叶癫痫病需要怎么治疗nbsp;  长孙无忌没有说下去,平阳调兵,太子集合六率,李锦儿献上高速路和平阳交出运输公司。此时,李世民收回成命,一来,皇上成什么人了?二来,让皇上的威严何在?脸往哪放?怎么面对李彦?

    再说,又有谁能保证,李彦以后的忠心?所以,明白这个道理的长孙无忌和高士廉都不能说什么,也拿不出办法。

    两个人不说话,也就是没办法,正在一筹莫展的时候,赵坤进来:“启禀皇上,皇城御林军报告,刑部大牢掌固济溪要求进见,说是事关长乐公主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一惊,长孙无垢一下想起来,不是说长乐偷着跑出去了吗?那一定是去找李彦了。因为李彦关在大牢里,所以也没在意。再说是被太子弄走的,他们兄妹在一起,李承乾集合东宫兵马,那一定是想逼宫,所以只想解决这些问题,忽略了长乐。怎么是刑部大牢的人报告?

    李世民也一下反应过来,那一定是李丽质想见李彦,大牢的人没办法,才来报告的。当时大怒:“越来越不听话,都怪你,让什么李彦教她们,就教出这个样子?让这个人进见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垢神色一暗,眼里有了泪花,皇上有些变了,不像刚一当上皇上的时候,更不像秦王的时候,变得有些不讲理,也开始霸道。丽质、青雀他们的变化是有目共睹的,这时候不去检讨自己,还怪别人。把事情弄到这样,儿女兄弟姐妹都反对,还埋怨自己。

    但她的性格让她没有争辩,也没有解释,而是低下头,一言不发。其实高士廉和长孙无忌又何尝不明白,但他们身为臣子,不能说什么,所以只好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也许着急,时间不长,济溪进来,他这样的小官哪有资格见皇亲,当然是跪倒磕头,吓得连抬头都不敢。李世民也没心情说其他的,直接问道:“见朕何事?为什么深夜禀报?”

    济溪让自己稳定一下,把自己见到的和听到的说一边,最后说道:“是李彦让来报告的,他说我只要把看到的报告皇上就可以,说他三天后离开长安。”

    屋子里的人都明白了。李世民说道:“济卿,能急于国事,官升一级。你回去吧,但不许外传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,遵旨。”济溪连连磕头:“谢谢皇上万岁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挥挥手:“你可以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济溪磕头后,高兴的离开。自己真是聪明,果然,报个信就官升一级,那自己就是掌判了,高兴的返回。长孙无忌说道:“皇上,很明显,李彦不想带长乐走,这是留出三天时间,让皇上接回公主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点头说道:“算他明智,敢带走长乐,朕必杀他,明早派人接回长乐。”

    高士廉说道:“皇上不可,我想还是你亲自去,否则长乐不会回来的。你没听她说宁可跟李彦一起被杀吗良性癫痫怎么治疗好??”

    李世民脸冷下来:“她是朕的女儿,敢抗命,难道我不敢杀她吗?丢尽皇家的脸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垢不干了,她终于忍无可忍,再好的性格,这样的情况也受不了。何况身为母亲,李世民这样绝情的话也说得出来:“皇上,那是我的女儿,我亲自去接她回来,如果你要杀,连我一起杀好了。反正你眼里也没有别人,事到如今,不反省自己,还在强硬,非要弄得众叛亲离吗?”

    李世民呆住了,这是十多年以来,长孙无垢第一次这样和自己说话。从来都是轻声细语,面带微笑,可今天脸色冰冷,有些声色俱厉,让李世民一时发愣。他真的不适应长孙无垢这样的态度,当他发愣之后就是一阵大怒,连一向听话的皇后也这样,完全是李彦弄的,心头杀机大盛:“不许去,派人传旨,如果丽质不回来,我就连李彦和她一起杀,我看他们有几个脑袋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息怒。”长孙无忌连忙跪下:“皇上,请冷静,皇后也是担心长乐,言语失当,请皇上恕罪。”

    高士廉也跪下:“皇上,请三思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平时是不让高士廉下跪的,那毕竟是舅舅,对自己有莫大的帮助。可是今天他真的气极了,一个接一个的背叛自己。连一向听话的观音婢也这样,让他怎么能咽下这口气:“你们起来吧,这是朕的家事。”

    高士廉说道:“天子无家事,皇上,此事关系到天下安稳。天下灾害不断,国库空虚,强敌环视,更不能自乱阵脚。李彦并没有错,他也不是要带走长乐,而是让你接他回来。我看皇后去接也好,那是母女,长乐会听得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的气消一些,他可以容忍其他的,但实在接受不了观音婢这样对自己。所以冷冷的说道:“谁也不许去接,否则,别怪朕翻脸无情,我看李彦有没有胆量带走长乐,那样他是找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长孙无垢有些急了,李世民不是这样的,他怎么了?因为不明白,也没有说话。见两个人都这样,长孙无忌和高士廉也没话可说了。李世民说道:“你们回去吧,通知群臣,明天召开小朝会,议政殿有事研究。”

    皇上发话,这是圣旨,两个人只好告退。临走的时候,长孙无忌向妹妹摇摇头,告诉她不要硬来。两个人离开皇宫,走出甘露殿。高士廉说道:“无忌,皇上这是怎么了?他不应该这样的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,也许李彦确实做过分了。但皇上是明白事理的,他应该能看出来,李彦并非为了私利。”

    高士廉说道:“我看还是通知玄龄、如晦、魏征他们尽快回来,皇上最听他们的,也许有转机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说道:“我担心妹妹,她也从来不这样。房大人他们回来也来不及?三天后,李彦就离开长安,那时候,如果长乐一定要跟随,事情恐怕就不好办了,还是应该让妹妹去接长乐回来。”

宣武医院和军海皒攻勊    高士廉说道:“谁说不是呢,可是谁也说不动皇上。所以,我才说派人通知玄龄他们返回,明天朝会再劝劝皇上,李彦也不应该放他走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说道:“听得出来,平阳和太子都不是李彦授意,李彦不可能造反。”

    高士廉说道:“我不是说他造反,这一次能解开受灾的问题,也亏了他。否则,三个道的灾害是很严重的,失去他,对大唐是损失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说道:“这不要紧,他也只是回房州,过一段时间,皇上消消气,平息一下,我们再让皇上召他回来。关键是长乐,这件事怎么解决?”

    高士廉说道:“无忌,既然你也这么认为,我想根本不用接回长乐,有长乐跟着,你说李彦能不回来吗?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一愣,随后说道:“对啊,去我怎么没想到,不过皇上能干吗?”

    高士廉说道:“那就快点派人通知出去的几个人快速返回,大家讲情,相信皇上也不能怎么样。只要不杀他们,李彦带走长乐,他就一定回来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说道:“好,我们马上派人连夜出京,去河东、河南、河北和山东,让他们回来。明天我们不提这件事,拖延时间,希望他们三天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高士廉说道:“不可能,三天时间,连人都到不了。我们联系一下其他大臣,共同劝谏,阻止皇上几天,也派人联系李彦,让他暂缓离开长安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说道:“还是劝李彦暂时不要离开长安把握一些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商量完,分头行动。一方面派人连夜出城,去找房玄龄和杜如晦他们,一边联系秦琼、李靖、宇文越和窦莲他们,共同阻止皇上。

    两个人算计的很好,但哪知道事情并不如他们想那样,因为有的事情他们并不知道,所以事情就出了偏差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在议政殿举行小朝会,这是大唐高级人员,但各部门的人也有一百多人。

    大家都觉得奇怪,这段时间怎么了,皇上连续举行朝会,都不是上朝的时间。但这样临时朝会都有重大事情,所以,一个个都不说话,看着皇上,想知道是什么事。

    李世民也是一肚子火,昨天他生气的离开甘露殿,一来,因为皇后临产在即,二来也是生长孙无垢的气,打算去杨妃那里。但很不巧的是杨妃身体不适,他又去了韦贵妃那,竟然韦贵妃也病了。当他听说阴妃也病了的时候,李世民明白了。这又是算计好的,长乐她们没少这么干,警告各个妃子,如果刻意接近皇上,就收拾他们。

    白天被敲诈钱,甘露殿里发生的一切,对于没有秘密可言的皇宫来说,哪个都会第一时间知道。长乐出走,太子收拾亲王,这时候,要是哪个敢癫痫病如何治疗接受皇上,那下场一定好不了。即使长乐不能怎么样,但还有太子呢。

    可恶的是还有一个在后面推波助澜,就不怕事大的永嘉公主。也不知道她哪根筋错了,竟然帮着长乐她们,所以,一下子,后宫的嫔妃又全病了。

    气得火冒八丈的李世民竟然把一个宫女芊芊留在御书房。本来受到宠幸的宫女应该高兴,可她却吓得胆战心惊,就差跪地求饶了。芊芊不知道她明天还会不会有命,那些公主后妃能弄死她。面对一个这样的人,李世民什么性趣也没有了,把芊芊撵出去,自己休息了。可是他实在睡不着,一夜时间就在思考。天快亮的时候,终于滤清思路,心里有了计较。因为有了自己的打算,所以上朝脸色并不是很难看。

    他也不想废话,直接说道:“众位爱卿,有事禀奏,没事退朝。”

    这一来,大家全愣了,不是皇上临时召开的朝会吗?怎么什么事也没有?既然这样,召开朝会干什么?不过哪有多事的?都闭嘴不说。

    人多总有不怕事情的,升任吏部侍郎的崔游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。站出来说道:“皇上,吏部接到李锦儿的辞呈,她提出想回家祭祖,又说身体不适,难以胜任,请求辞职。”

    长孙无忌是吏部尚书,这样的事情他怎么不知道?狠狠瞪一眼崔游,说道:“崔侍郎,李锦儿负责长鄂高速,她辞职,谁来管理?这事还用问吗?”

    崔游也不满的说:“长孙尚书,就因为李锦儿的特殊,我才问的。否则就批准了,一个六品员外郎,还不用报三省批准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明白,昨天李锦儿交出长鄂高速他就知道有这一点,无论是生气还是拿把,都必然这么干。她辞职必然报到三省和吏部,长孙无忌他们未必能批准,所以他不担心。但没想到李彦和锦儿都不傻,而是报给了崔游。以清河崔家和太原王家的思想,那一定是同意。即使不敢批,也会报给皇上。

    李世民当然不会接受,不过他昨夜想出办法,也就不在乎。借机是自己掌握了这个权力,就能实现自己的计划。

    果然,崔游想批准,但他是侍郎,不是尚书,没敢批准。也没报给长孙无忌,而是直接报给皇上,希望借此打击李彦兄妹。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李锦儿已交出长鄂高速,还有些疑虑,为什么提出辞职,一定是因为他哥哥被关起来的原因,这是威胁皇上,所以才直接向皇上提出。

    李世民说道:“我说一下,李彦因目无法纪,扰乱后宫,迫使诸臣购买国债券,很多人不满,所以朕把他押起来。但他认罪态度好,同时交出高速路赎罪,念在他并非为了自己私利,朕已作出决定,削去公主爵位,贬为庶民,长鄂高速收归朝廷。”

    手机看书,p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热点内容